我,独生女,高高兴兴远嫁韩国男人,爸妈却扫兴道:“哎,就当这女儿丢了吧!”

情感 作者:蓝里 2021-07-07 03:20:16 阅读:41

55ccc8

世界太复杂,我只想对你说晚安

回复晚安,陪你入眠,每晚更新

来源 / 甘北(ID:ganbei1990)



恐怕真正自私的,从来都是身为子女的我们。






一个读者找我倾诉。
她的未婚夫是个韩国人,两人相识相爱都在国外,她之后的工作安排也在韩国,等婚事办完,就将随夫迁入韩国常年定居。
目前比较苦恼的是父母的安置问题。
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自然不舍得她远走异国。因为家里经济条件还可以,她就提出带父母一同随往韩国,一应生活费用全由她和丈夫承担。
她自认为这个计划很顾虑周全,既保全了爱情又保全了亲情,不想妈妈听后却哭了,坐在沙发上默默垂泪,老半天一句话不说。
隔了一个星期,父母才告诉她,他们不愿随她出国。她执意远嫁异国,他们认了,只当这女儿丢了。他们已经年近六旬了,今朝不知明朝事,哪还经得起远渡重洋的漂泊。
爸妈说这话时很悲恸,人都恍若老了几岁。
女读者不解,明明有两全方案,爸妈为什么偏不采纳,还一定要把气氛搞得这么沉重。
她感觉自己像被道德绑架了,结婚都充满了负罪感。
说真的,从她的倾诉里,我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传的残忍。
身为人子不由分说的残忍。爱上一个男人,要远走他乡了,便把父母像一个物件一样打包好,“明明已经给他们找好安置点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还有什么不满意?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想过没有,对于六旬老人而言,出国意味着什么。
他要在已知天命的年纪,抹掉过往活过的一切痕迹。
没有同事、朋友、亲人,他的交际圈、人脉圈、认识的一切人,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走了半辈子的街道,阳台养了好几年的花,邻居家熟悉的饭香,早上一拎着菜篮子出门,便随处可以听见的寒暄:“诶,老李,买菜去啊?”
都不见了。一夜之间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
他这半生,像是白活了一样。
重新去学习一门语言。看这篇文章的各位,大概也就三、四十岁,还有多少保持着学习的习惯?别说一门全新的语言,即便是一本言情小说,又有多少能按捺住性子读下去?
年近六十。我的父母便年近六十。
因为出行要用到健康码,他们提前一周就会紧张起来,反复跟我确认操作步骤,一遍遍演示给我看,诚惶诚恐地问道:“这样行了吧?没有其他要弄吧?”
偏偏过安检时见了鬼,怎么都刷不出来。
脸上的表情几近哀求,那种“我该怎么办”“我做错了什么”“谁来帮帮我”的可怜劲,但凡身为子女能瞥见一眼啊,都不忍心提出这种要求。
年轻人向来乐观,解决问题的方式都闪耀着理想主义之光:“学啊,活到老,学到老。”
并且往往能举出实例,我邻居家的谁谁老太,八十岁了还能跳踢踏舞。
是啊,听说赵元任先生每到一个地方,短短两个月就能熟练掌握当地方言。就像听说谁谁家的孩子,两岁就能熟背唐诗三百首一样,三岁就能背到圆周率后一百位一样。
可是一个人怎么能残忍到,要求自己六十岁的老父母,去成为赵元任先生呢?
年轻人很难理解,我们的“学”,跟父母的“学”,并不是同一个“学”。
我们学玩社交软件,只需要下载注册看几眼,就学会了。
父母学一个软件,难度却不亚于突击考高数。
在我和妹妹的努力下,爸妈目前多少学会了一些软件,平时无聊也会刷刷抖音,在微信上发几个沙雕表情包。但仅限于手机按部就班不出现意外的前提下。
一旦手机软件提示更新。我妈慌了。
忙不迭用另一台手机拍照给我:“这是选同意还是不同意啊?”
他们生怕一旦按错,手机就会变成一块砖头。
更怕一不小心中了病毒,泄露了账号密码,大半生的积蓄全被偷走。
我们眼里的“同意”,不过只是升级软件。爸妈眼里的“同意”,却很可能是:手机一秒爆炸,身份信息被盗,银行积蓄被转走,警察上门抓人,账号涉嫌违法走私犯罪……
“活到老,学到老。”朋友,多久没听过新歌了?
为什么不听呢?是因为老古板吗?不愿意接触新事物吗?
是因为不喜欢啊。是真的喜欢不来啊。一个人的审美意趣,就像他的口味一样,早在他的童年时期便已固定。喜欢吃辣的,一生都爱吃辣,喜欢吃咸的,一生都吃不了甜。
从周杰伦、陈奕迅时代走过的我们,实在无法欣赏喊麦,还有各种各样网络歌曲。
当然,你硬叫我去学,我也是能学会的。
但一个人连听歌、看电视,都要像考试一样做笔记,不觉得是一件很惨的事么?
一个老人来到异国,要重新去学习文化,学习语言,学习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就连交通规则都存在巨大差异,伸手打不到车,找不到地方跳广场舞。
你该不会以为,推翻出生以来整整六十年的生活习惯,是一件简单的事吧?
我倒是也能理解这位读者。
她所想象的安置,大概就是给老人找一个舒适的住处,教他们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再在他们衣服上写下一串电话号码,“如果我爸妈走失了,请帮忙打这个电话……”
饿不死,走不丢,会报警,能回家,就行了。
至于生命尊严和个人意志,有什么重要呢,这么大年纪了,总不会还要什么“自我”吧?
父母的“自我”,早在他们成为父母的那一刻,就被全社会牺牲掉了。
怀孕的时候,坐月子的时候,有人问过你想吃什么吗?
管你呢!对宝宝好就行,对乳汁好就行。
实不相瞒,老梁之所以无可替代,就是因为他会伙同我一起,把甜得发腻的猪脚姜偷偷倒掉,允许我吃几口梦寐以求的酸萝卜。
让我像一个人一样被尊重。
一个人,是有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生活习惯,自己的情感需求,自己的安全边界的。
可在现实中,我们的父母尤其是垂垂老去不再拥有足够行动力的父母,是不太能拥有这些东西的。像个行李一样,被搬来挪去。
当子女需要人带孙子,他们就要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带孙子。
当孙儿长大了不需要带了,子女就怀念起自由的滋味来,嫌老人住在一块儿碍事,想方设法地把他们赶回乡下。
就在早段时间,微博上还有过一个热搜:端午不回家被妈妈拉黑。
Po主已经三年没回过家了,答应了好几次,却通通临时食言了。
今年端午又是如此,早早答应了父母,最后又因为种种原因回不去了,妈妈一气之下把她拉黑。
她把截图发在网上,字里行间反倒有嗔怪父母不体谅自己的意思。
是啊,子女都需要体谅。
整个互联网上,子女就是最大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命运充满了不被注视和不被理解。一生都在渴望父母的道歉,一生都在祈求父母的理解。
可是我不知道这些动不动就心理阴影、童年创伤的孩子们,又有多少曾认真审视过,自己又是一个多少分的子女?
就像向我咨询的这位女读者。
她觉得父母不够理解她,明明可以选择跟她出国,为什么非要异国分居,以此加重她的赡养成本和心理负担。
可是,她又是否想过,对父母而言,白发苍苍背井离乡是一种怎样的凄凉境况?
她渴望父母能谅解,可她又何曾谅解过父母一分?
是,我如今做了母亲。当然更倾向于站在父母的立场上讲话。
可我同时也是一个女儿。
我既是母亲,又是女儿,站在不同的身份上,才更深刻地体会到一件事我们渴求从双亲那里获得的注视和理解,其实,从未想过平等地施予双亲。
我们从未切身处地谅解过父母,像谅解一个人一样。

- END -

作者: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可以信赖的情感闺蜜。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