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的小三不孕不育,你替她生一个,我们再离婚怎么样?”

情感 作者:蓝里 2021-06-12 03:39:49 阅读:43

55ccc8

世界太复杂,我只想对你说晚安

回复晚安,陪你入眠,每晚更新

文 / 白鹭

来源 / 甘北(ID:ganbei1990)



她错过的不仅是花期,还是余非对她的爱。





易欣醒来时是凌晨三点,她脑袋轰隆一声,人从床上弹起来。

衣服刚套上半截,猛然清醒。上周她刚飞完最后一趟国际航班,已经申请后勤工作,现在正休假,时差还没倒过来。

她长舒口气,身体颓然垂下来。枕边熟睡中的余非,让她从梦境回到现实。

如果不是和余非的约定到期,她还想多飞几年。他们结婚时说好的,五年后易欣回归家庭,生养孩子。

做家庭主妇不是易欣的本意,她想有份耀眼的工作,至少经济上独立。这种勉为其难地退出职场舞台,让她有重重的失落感。但她不能抱怨,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余非包容迁就她。

人要识大体懂感恩。

易欣家条件不好,余非娶她时婆家百般刁难。可耐不住余非的强硬态度,最终妥协。

余非家有家族企业,虽然不是富可敌国,可在当地也算富甲一方。什么样人家的姑娘娶不到,偏偏要娶个飞机上伺候人的。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没有可以给他们家族带来利益共赢的资本。

余家更希望商业联姻,强强联合。比如刘朵家,才是他们最看好的。

余家和刘家世交,余非和刘朵也认识多年,一年之前刘朵从国外回来接管家族生意,和余非来往密切。

余非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存在,总是不安生。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易欣暂时妥协回归家庭。

刚结婚那两年,每年春天易欣和余非都会回易欣的老家看山花。后来易欣飞了国际线,余非也忙着生意,早将这个约定忘得一干二净。

此刻易欣突然把这件事想起来,她终于有大把时间。摸出手机查看日历,居然已到四月末。她轻叹,今年最旺的花季又错了过去。应该有五年了,他们都没再同行过。

余非的手机在黑暗中不停闪烁,像许多发现老公外遇的方式一样,也是这么落入俗套。




给余非发信息的是刘朵,易欣一条条看下去,都是两个人调情的内容。从时间上追溯,他们是在刘朵回国后亲密起来的。
刘朵的朋友圈,就在一个月前,她还发了在日本看樱花的照片,和男人十指相扣。虽然只是背影,易欣能一眼认出是余非。算算那个点,她正在飞国外。
易欣的心里刮起阵阵飓风,冷得她上下牙齿打架。她的手指因为颤抖划不动屏幕,心口被一袋沙子堵上,沉甸甸的硌着疼。
她以为错过的花期,只是她一个人的错过。余非却并未缺席,不过身边不再是她而已。
第二天早上,易欣挂着两只大大的黑眼袋坐在餐桌旁。余非关心地问:“是不是没休息好,这么久了,时差还没倒过来?”
真虚伪。
易欣下意识地缩回被余非握着的手。余非略感意外,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要去海南出差赶飞机,他吃饭极快。临出门前在易欣脸上轻轻一吻:“在家乖乖的等我。”
易欣顿时厌恶到想吐。她脑补着余非和刘朵在一起如何亲热。这张嘴太脏。
她嘴角勉强撑起的一丝笑意,在关上门后碎得七零八落。
易欣已无任何食欲。心里慌乱成一捆野草。她昨晚翻拍了余非手机上的聊天记录,再拿出来看,刀子一样剜心,句句戳中要害。
看这些破玩意干什么,真是自讨苦吃。她啪嗒将手机丢在一边,像丢掉一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想想怪谁呢?他们当时结婚的条件是,易欣只能再飞三年,然后相夫教子。是她软磨硬泡又飞了两年。余非宠她,不仅同意还在婆家替她周旋。
婆家本就对她不满,难道她不该抓住机会为余家开枝散叶将地位坐稳。这又是何苦,多飞两年还能飞出天际?就是这被她争取来的两年,却把余非推向了另一个女人。
她错过的不仅是花期,还是余非对她的爱。


做过一上午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易欣决定回婆家。
她不是个性强势的女人,一向温柔大方,顾全大局。所以她做不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她想到的是挽回,毕竟她对余非还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一时舍弃不下。
易欣带着从国外买回来的各种奢侈品,一脸谄媚地捧到婆婆面前。好悲惨,她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虚与委蛇。
婆婆对她的到来颇感意外,但看在那些礼物份上脸色稍好。生分地客气寒暄几句,婆婆将话锋一转:“你既然不飞了,现在就要把身体调养好,赶紧生养孩子。也不看看自己的岁数,以后想生都生不出来。”
三十岁而已,又不是七老八十。易欣心里笑。同时竟然多了份踏实。还好,余家并未放弃她,还指望她为这个家续香火。
难道她不该找婆婆理论,把余非背叛的铁证扔出来,让他们为自己主持公道。公道,这种家庭里谈何公道。
她这几天有空刷剧《流金岁月》,她没有朱锁锁背后的大金主老叶,也就没有抛弃一切离婚的勇气。只能隐忍。
晚上易欣给余非打电话,他说在陪客户吃饭,然后匆匆挂断。
昨晚发现刘朵的私人微信后,易欣已用小号加她。真是心大的女孩,居然无好友验证。刘朵的朋友圈刚刚发了一条动态,背景是大酒店的餐厅。下面显示的位置正是余非入住的酒店。
余非陪的客户是朵朵吗?他们约个会用得着跑那么老远?都这么光明正大交往了吗?不管是哪种原因,存在的事实是,此刻在余非身边陪伴的人是刘朵,而不是她易欣。
易欣又被狠击一拳。她查到最近一班飞机,恨不得扎上翅膀立即去捉奸。
票订了,她却在最后一秒钟退却。她怕撕开真相,无路可退。
她和余非聚少离多,在少有的几次相聚时,余非抱怨过生意难做,他压力山大。她从未在意过。在她的小世界里,只有还能不能飞这点出息。是她忽略了余非的感受,因为她从未怀疑过余非对她的感情有一天也会变质。
她开始反省和检讨自己。她在为余非的出轨找理由,实际上是在为没勇气离婚找各种合情合理的借口。现在她连余非有外遇都在逃避。
余非晚些时候给她回电话,已在房间休息。她固执地挂断电话,点开视频连接,如果余非不接说明有鬼。
余非果然挂断,他说刚洗完澡,正裸着呢。
这理由简直可笑至极。她没见过他裸着的样子吗?她冷笑,笑着笑着哭了。




易欣邀请婆婆一起去机场接机。这实在是前所未有的新鲜事。
余非和朵朵从里面出来时,他惊讶地看看婆婆,又望望易欣:“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易欣有种不言而喻的得意,她觉得自己这招太高了。婆婆见证了余非的出轨,定会和她同仇敌忾,把那个刘朵打翻。
“朵朵啊,你怎么没在海南多玩几天就跟着一起回来了?”婆婆热情似火地拉着刘朵的手,恨不得将脸上的笑摘下来献上去。
那点支撑着易欣的美好小心思瞬间分崩离析。她慢慢缓过来,刘朵和余非的关系对余家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她简直是在自取其辱。
余非一把搂过呆若木鸡的易欣,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捏了一下。这个小动作,代表只要相信他就好。以前易欣会百分百信任,此时此刻,看着刘朵明晃晃发射过来的嫉妒,她只感到恶心得想吐。
在几个人的注视之下,她居然真的干呕了几声。
余非的解释,这次海南出差是行业里的一个会展,刘朵的家企也在邀请之列。这两年整个行业生意不好干,两家有意联手。
这个解释处处合理。再搅缠下去,就是不识大体,一个斤斤计较的泼妇,哪里配在余家当媳妇!易欣将含在嘴里的怒火生生咽下去。
在这段婚姻里,她为什么要变得这么卑微和懦弱?明明她可以把那些聊天记录搬出来砸在余非脸上。
她做不到。或者她隐隐的不想失去余家给予她的那些虚头巴脑的身份。
刘朵突然成了余家的常客,也许早在易欣飞的时候,她已经是熟客。她什么都被蒙在鼓里。
公婆结婚纪念日刘朵也是座上宾。余家的亲戚对她客气又亲热,俨然宠成个公主。
易欣被冷漠又奇怪的气氛包围着,她倒更像个外人。那场饭局,让她更看清楚在余家的地位。
易欣被余非捅捅胳膊,她回过神听到婆婆在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要孩子?”
当着众多亲戚的面问这么隐秘的问题,让人难为情。易欣第一眼望过去的人居然是刘朵。她在意她的反应。刘朵的眉梢眼角都挂着不屑和傲娇。
余非替易欣打着圆场:“这事儿能急得来嘛,我们在努力。”
易欣喝了口水,却堵在嗓子眼咽不下去,忍不住哇得又吐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刚才又讨论了那个敏感话题,她可真会应景。


易欣的休假很快结束。她被调去地勤,工作轻松许多,压力也不大。还能和余非日日相守,可她的肚子怎么就大不起来?
那两次当众的表现让婆婆误解,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空欢喜一场。婆婆一边埋怨一边领着她看中医调理,要孩子真的太急切。
在婆婆的抱怨中,一晃又过去三个月,易欣依旧没有动静。
别的女人怀个孩子跟玩似的,她怎么就这么难?两个人身体又都没状况,实在让人焦心。
易欣的秘密被发现,是在不久之后。那天余非把药盒推到她面前问:“这是什么?”
看着那个粉色的盒子,易欣有种恍惚,她像开玩笑一样说:“避孕药。”
“你不该给个解释?”余非的声音里满是怒气。
“我不想要孩子,还想飞。”易欣说的轻描淡写,甚至还轻笑一声。这么严肃的问题,她笑得好不合时宜。
“飞哪儿?飞到天边去?”余非少有的愤怒,语气里含着嘲讽,“你该认清事实,我家里能接纳你,就是希望你能尽快生个孩子。”
“我不想生孩子,那就离婚好了。”
可能没想到易欣会提出离婚,余非略微愣怔,继而愠怒:“你还真把自己当颗葱。”
这个男人终于露出本性,他对她的那点爱,在利益面前一文不值。易欣心里装着最后的温暖嗖得一下冷了,冷得彻骨。
易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识破余家的计划呢?婆婆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逼着她要孩子,总是有原因的。
既然知道了刘朵的存在,她当然要打探清楚情敌的状况。刘朵曾有过一段婚姻,因不能生育离异。她出国几年回来接管家族企业。
余家生意遭遇滑铁卢,面临破产危机,有意找刘家联手,说白了希望刘家资助救援。刘家希望余非和刘朵结婚,这是他们联手的条件。
余家既想要传宗接代,又不希望失去刘家投资的机会。权衡之际,让易欣给余家生下孩子再让刘朵取而代之,既有了后代又有了投资,哪样他们都不吃亏。
对易欣而言,在这个家里,允许你生孩子,就是对你最大的恩赐。


他们以为易欣是软柿子,任由他们摆弄。他们也以为她像很多女人一样,想用孩子拴牢地位。他们想利用她这点,让她乖乖落入他们的生子计划。
如果让余非马上和易欣离婚,他们必然要娶刘朵进门。可付出的代价太大,他们也是要脸面的。刘朵也有短板,她的短板是对余非的占有欲,她竟然也同意参与其中。
易欣以为余非还会念及旧情,可是在他一次次虚伪的哄骗中,她终于死了心。
有钱人的世界,藏污纳垢,有多少肮脏的交易。人与人的感情,在有钱人的算计里连屁都不是。
易欣要和余非离婚的消息,包括余非婚内出轨的证据,在当地的商圈和媒体圈扔了一颗炸雷。
闹得这么热烈,离还是不离呢?离的话,他们想要孩子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不离的话,他们余家已经被撕得体无完肤,还有什么意义维持下去。
“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连点感情都不念?”余非恨得牙痒痒,他眼中那个温润如玉的易欣,何时变成心机婊,又这么狠?
你又何时念及感情。易欣淡然一笑:“以前是我太傻。”
她铁了心离,余家要不要娶刘朵进门,就看后代还是生意孰重孰轻。她将这只球踢给余非自己去决定。
所有人都会觉得,易欣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她明明可以怀孕生子,靠孩子在余家狠捞一笔再走不迟。她说她脑袋进的不是水,应该是水银。所以她从没有动过这个念头。
在余家聚在一起焦头烂额地商量对策时,易欣已经重新穿上制服又开始启航。她拥有了热爱的工作,做那个自由又自爱的自己,这比什么都令她快乐。
不要招惹一只没有睡醒的狗,也千万不要招惹一个看起来软弱无力的女人。她的柔弱和无助,是在没有遇到攻击时,如果触及底线,她的反击一定会让你猝不及防。

- END -

作者: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