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女运动简史

八卦 作者:摇滚天堂 2021-10-23 08:02:38 阅读:18
老赖只要挺过2年就没事了?





随着以梦幻人妻(Dream Wife)为代表的新一代乐队的崛起,一个90年代曾经显赫一时的名词又重新进入了乐迷们的视野。


今天,我们将用一篇文章来回顾暴女(Riot Grrrl)运动的20年历程。








西北太平洋地区正在酝酿着风暴


当暴女运动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那还是一个朋克摇滚的时代:大声、野蛮而且主要是由男孩子主导的。


在西雅图,一群穿着法兰绒衬衫的男孩子在玩着垃圾摇滚,其中最著名的是涅槃乐队——虽然科特·柯本本人讨厌那种大男子主义,但却无法掩盖那是一个所谓“公鸡摇滚(cock rock)”泛滥的时代,摇滚乐似乎就是一个只属于男子俱乐部的东西。




暴女运动代表人物:Kathleen Hanna, Corin Tucker, Kat Bjelland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的奥林匹亚,许多女权主义者开始组建她们自己的大声而粗鲁的乐队,并且自己撰写杂志做为回应。


由于在朋克摇滚的世界里找不到她们的立足之地,她们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解决性别歧视,并且开始寻找她们自己的地下替代方案。由暴动的女孩们推动的这项新运动开始着手于平息女性的愤怒,并且歌颂她们自身的性意识。

在90年代初期,暴女的代表乐队包括Bratmobile、比基尼杀戮(Bikini Kill)、玩具城宝宝(Babes in Toyland)、7 Year Bitch、野姑娘杰恩(Calamity Jane)、Excuse 17和Heavens to Betsy等等。


玩具城宝宝(Babes in Toyland)


此时,凯思琳·汉娜(Kathleen Hanna)——一个奥利匹亚长青州立大学的新生开始着手制作第一期《比基尼杀戮》杂志,尽管在该杂志第二版中出现的“暴女宣言”并不能完全定义暴女运动,但它确实包含了在城市里激进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圈子中流传的许多思想。





它写道:“我们女孩们特别希望有一些这样的专辑、书籍和爱好者杂志能够面向我们、容纳我们,并且我们能用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它们。”“我们感到愤怒,因为这个社会告诉我们女孩就是愚蠢的,女孩就是糟糕的,女孩就是软弱的。”


凯思琳·汉娜(Kathleen Hanna)


女孩们,到前面来!”


1991年——也就是暴女宣言发表的那一年,独立唱片公司K唱片在奥林匹亚举办了一个朋克音乐节,也被称为“国际流行地下公约(International Pop Underground Convention)”。


这个音乐节一共有六天时间,而第一天的晚上,所有参演的乐队都是女子乐队,当晚也被称为“今夜爱摇滚革命女孩风格(Love Rock Revolution Girl Style Now)”,包括比基尼杀戮、Bratmobile、踢巨人(Kicking Giant)和Heavens to Betsy等等乐队都参加了演出。

这次演出后来被称为“女孩之夜”,连同“女士音乐节”(2000年首次举办,至今依然在在继续举办)、国际女子摇滚夏令营运动以及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里只针对女性的姊妹区一起,这些演出都是为女性艺术家提供演出平台的重要榜样。


国际流行地下公约(International Pop Underground Convention)


回到暴女运动的巅峰时期,凯思琳·汉娜在舞台上喊出了那句著名的口号:“女孩们,到前面来(girls to the front)!”她邀请房间里所有的女性向前迈进。


NME杂志如今也举办了一系列的女性演出,这个演出就是从凯思琳·汉娜的这句口号得名的,而从迄今为止的许多演出来看,我们依然需要尽可能多的空间来把更多的女性呼唤到舞台前面来。


歌手Glowie在2019年3月作为了一场巡演的压轴,她说:“音乐届的女性需要制定适用于她们自己的规则,而不是去依赖别人。”


Glowie


在诸如Girls Against这样的组织以及音乐家们自己的努力下,人们也在不断的使得演出变得更加安全。


许多乐队,从Milk Teeth到Spook School如今都要求他们巡演的时候,场地的所有洗手间都改成无性别厕所;Speedy Ortiz则在演出中开通热线,任何乐迷在演出时感到不安全都可以向他们求助。




越来越多的乐队开始对演出现场的骚扰行为保持警觉,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会在舞台上喊出来。


Milk Teeth


女权走向主流


90年代中期,女权成了主流流行音乐的口号之一(Girl Power这个词最开始只是比基尼杀戮的一本爱好者杂志的名字),


对于大部分的女性来说,她们可能不是通过暴女运动接触的女权,而是辣妹组合让Girl Power变得世人皆知。当杰里·哈利韦尔把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当做她的灵感来源时,这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同时,新闻界开始连篇累牍地报告暴女运动的乐队,但是在这一浪潮中的许多关键乐队却沮丧地发现,媒体对她们的报道往往掺杂着虚假的陈述。


辣妹组合(The Spice Girls)


一新场浪潮


随着90年代的进程,曾经主导了暴女运动的各大乐队开始解散和分裂,各奔前程。嘉莉·布朗斯坦和科林·塔克分别离开了各自的乐队Excuse 17和Heavens to Betsy,1994年她们一起组成了Sleater-Kinney,这支新乐队依然坚持着暴女的观点。



而1998年,凯思琳·汉娜也把她的注意力转向了电子摇滚乐队Le Tigre,这支乐队的观点改为提倡女权主义以及LGBT平权,那是当时流行音乐的脉搏。再之后,她还组建了The Julie Ruin。


The Julie Ruin


随着时间的推移,90年代末期组建的最后一批暴女乐队也开始慢慢走向消亡,暴女运动末期最成功的乐队大概是Gossip,她们是1999年成立的。


当时,贝丝·迪托从阿肯色州搬到了暴女运动的起源地奥利匹亚,随后她们发行了首张专辑《我听到的可不是那样(That’s Not What I Heard)》,在2006年她们凭借着《Standing In The Way of Control》打入了主流音乐圈,那张专辑的主题是抗议当时的美国政府对同性恋婚姻的打压。



《Standing In The Way of Control》


20年后……


2011年,暴女运动走到了20周年纪念,但是从某种层面来说,女权运动从未消失。


尽管在过去的20年里,性别平等的很多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反击性别歧视、恐同、跨性别恐惧症和种族主义的需求并没有消失。


或许是怀旧情结的作祟,又或许新一代的乐迷们仍然喜欢这些声音,在过去的几年里,包括比基尼杀戮在内的许多暴女运动代表乐队都纷纷重组了,开始给年轻一代渴望倾听的乐迷们传播她们的音乐和思想。


比基尼杀戮(Bikini Kill)


2015年,玩具城宝宝乐队在伦敦的牧人布什帝国剧场演出,Mosh池里下起了卫生棉条的雨,同一天晚上,凯思琳·汉娜和她的The Julie Ruin也碰巧同时在伦敦演出。


对于现场的那些青少年来说,她们可能还是从Spotify上听到的这些以前的乐队,但这并不妨碍着她们举起拳头,高喊着“女孩们,到前面来”冲向舞台。


梦幻人妻(Dream Wife)


但暴女运动的复兴,可并仅仅只是这些老乐队的重组而已,梦幻人妻(Dream Wif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们会在舞台上召唤所有的坏婊子(all bad bitches)往前冲,并且定期为女孩摇滚营联盟的伦敦分支筹集资金——她们还邀请了摇滚营的一些优秀的毕业生乐队来参加她们2018年秋天的巡演。





如今,还有一大票的乐队把她们的精神和暴女绑定在一起,包括汽油女孩大乔安妮(Petrol Girls Big Joanie)、迪普·瓦利(Deap Vally)、皮包骨头女孩(Skinny Girl)和梦幻指甲(Dream Nails)等等。


是的,也许暴女运动在90年代就已经结束,但它所承载的精神却永远都未曾消失。


references:

https://www.nme.com/blogs/nme-blogs/brief-history-riot-grrrl-space-reclaiming-90s-punk-movement-2542166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